歡迎您訪問耀縣水泥廠官網
今天是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今日耀水
新聞中心
今日耀水
從富春江畔到黃土高原——記耀縣水泥廠前廠長、總工包先誠
發布時間:2018-10-16  瀏覽次數:3489 次  來源:陜西省耀縣水泥廠
《中國水泥》雜志社記者 沈穎
包先誠,生于江南,長于江南,工作于黃土高原;白皙的面龐架著眼鏡,高高瘦瘦的個子,斯斯文文的樣子,一眼便知是個知識分子。他1961年畢業于南京化工學院,分配到耀縣水泥廠。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知識分子要與工農相結合”的號召,已然形成一種心理定勢,包先誠亦不例外,既可以“上得廳堂”——技術上拿得起來,亦可以“下得廚房”——和工人師傅打成一片,之所以如此,于工人,是心存了一份對知識的敬重,于他,則是出于對勞動人民的景仰。
毛澤東有言:“最干凈的還是工人農民,盡管他們手是黑的,腳上有牛屎,還是比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都干凈。這就叫做感情起了變化,由一個階級變到另一個階級!边@段語錄曾經被中國的知識分子奉為金科玉律,以至于產生了“身上不干凈”的原罪感而心甘情愿地和工人們結合為一體,以示思想觀念的轉變。包先誠很快適應了這個轉變,唯其角度之大,令人嘖嘖稱奇。他成天和那些單純、直爽的工人們廝混一起,原本溫文爾雅的性格,竟也迸發出引刀江湖的豪興,插科打諢,稱兄道弟,一起干活,一起諞閑篇,自然而協調地融入這個群體當中,而毫無生硬、造作之態,至今鄉音不改的浙江腔,卻可以吐出一連串地道的陜西“國罵”:“張志遠(生產骨干、棒球磨試驗的得力支持者),你個慫人,啥時候了還楞個毬,趕緊開磨去!”要不就是翻著磨機運行記錄,一通數落:“老侯(也是棒球磨試驗的得力支持者),你這貨干的是啥么!水分咋這高!是瞌睡了怕亂棒吧?你就糊日鬼吧!你咋不怕把磨砸壞了呢!看不了磨,回家看娃去!”工人對他的佯裝“怒罵”,早已見怪不怪,一邊嘟囔著:“看娃就看娃,還有婆娘陪著咧,”一邊自知理虧地逃之夭夭了。只是外人見了難免覺得怪異,另類,卻又困惑于這濃濃的和諧氣氛。廁身底層,時間長了,也會無師自通地使出幾手聯絡感情的招數,所謂的“恩威并用”。一天,同宿舍工人小李,早上不起床,對老包說,給我請個假吧!我病咧!老包摸了他的額頭說,“你這二毬!今兒個兩倉的鋼球要調整級配,你咋能甩手呢!想看老哥的熱鬧,偷奸;,沒門!起來!起來!碎慫,你這點花花腸子我還看不出來?月底了,沒飯票了吧(正逢三年困難時期,年青的單身工人往往控制不好計劃用糧)?我的飯票多得呔,夠咱倆咥得飽飽的!”“腐蝕拉攏”之下,把這個干活從不惜力氣的年青工人,從床上拽到了車間。用笑罵的親近去對沖某些常識結構或感性情境,分析其背后的邏輯,從中仍可辨識出他的“知識分子”的底色。
多年后他把這種已然形成慣性的作風也帶到了官場,當官不像官,固然給他帶來聯系群眾的便利,但更多的是落寞,一種有心無力的孤獨,在基層得心應手的工作方法,在官場卻屢屢碰壁,他不想改變世界,只想不改變自己,他深感,所謂的“三大作風”真的如風般地消散了!因循守舊的官僚做派筑起的堡壘,僅憑一己之力,是無法攻破的,畢竟,打著官腔,正襟危坐的官員更符合官場的運作規則。
包先誠是浙江桐廬人。桐廬,位于浙江省西北部,四周群山矗立,中部是河谷平原,山地、平原間或丘陵錯落,富春江由南向北縱貫東部,四種天工鐘毓一處,可謂得天獨厚。近年來熱炒的《富春山居圖》,更讓這個美如畫卷的“神仙居住之地”,有了睥睨天下的資本。從山清水秀的江南,來到了黃塵漫天的西部,是什么原因,讓包先誠把自己的大半生無怨無悔地奉獻給了這片土地,并深深根植于這片土地上?是事業,是沖動,還是愛情?當然,對于剛剛走出校門的包先誠來說,這些都是無稽之談。雖然歷史沒有假設,但在后人眼中,不可避免的命運在當時的情境中并非必然。政治環境、生活模式、思維機制、個人角色,這些因素都促成了一個個真實復雜且命運攸關的抉擇。時隔多年,包先誠這樣回顧他當時的心路歷程:坦率地說,當時動了不少次“開小差”的念頭。但是,當我投入到火熱的生產中時,我便愛上了這個廠,我被那些依靠微薄工資收入(當時的職工平均工資約40元左右)艱難度日的、但還是滿腔熱情奮戰在崗位上的工人師傅感動了,他們有本地人,但更多的來自東北、河北、河南,四川……,他們忘我的工作,在為耀縣廠早日達產而努力著、奮斗著。他們感染了我,一次次的戰勝了我逃離現實回歸故鄉的念頭……
德國學者赫爾德說過:“鄉愁是一種最高貴的痛苦”,我們無需給包先誠做道德評判,我們也毫不懷疑包先誠的真誠,這些肺腑之言說明了他曾經歷了一場多么嚴酷的精神洗禮。他用對工人、對工廠細微真切的感受,完成了自我的療愈和紓解。
工人們生存的艱與難、人性的亮與暗,都以最粗糙、原始的方式袒露著。他們既卑微又偉大:他們也許不懂什么審美情感、精神層次之類的說教,順其自然地迎接每一個日子,就是他們真實而赤裸的生存狀態。然而,這些微小如塵粒的生命,卻成為黃土地上第一批產業工人,成為支撐共和國大廈的第一塊奠基石。世事的滄桑在這個群體中劃下鮮明的印記,生活則以超越概念的真實面相在各個向度延伸。在和工人接觸的日日夜夜里,包先誠獲得了一個新的視角,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包含著切膚的體恤、同情、悲憫等人類大愛的主觀情感,像一粒種子在他的心中萌發了。對于真實個體的困境與艱辛,他需要的或許不僅僅是思考,而是行動。缺乏情感的思考是空洞無物的,而沒有關切的行動也會變得毫無意義。他不再固執沉迷于曾給予他無數回憶的故鄉,而是希望能在這片黃土地上尋找與事業接軌的機緣;他不再維持安貧守潔、清高孤傲等知識分子的模樣,直面時代的變遷,他可以安頓自己的精神世界了。
望不盡的黃天厚土,有著單調而又悲壯的蒼涼,流水切割成的溝壑像老人臉上的皺紋,峽谷如鋸齒般裂開,深長幾百公尺,依山挖進的窯洞,稀稀落落地散布在坡上、崖邊。這就是黃土高原,包先誠要用自己的大半生去和它做一個零距離的接觸。
樸實憨厚的工人帶給他足夠的安全感,認同感,他完全可以在這里一展身手。
當命運的沉浮升降無從抵擋,書籍或作為最終的頑抗和療傷,這似乎成為有多年求學經歷的學子們的先天本能,即使外部世界風云變幻,他們也一念執著,不改初衷。讀外語、看技術資料,包先誠發現,一旦這些與工廠的實踐相結合,頭腦里的知識結構就得到了有力的支撐,生命就有了張力。
1970年,文革的火焰已呈頹勢,耀縣水泥廠的干部、職工,以多年內化于心的使命感、責任感,一如既往地推動著工廠的運行,動力對抗著阻力,前行是沉重且緩慢的。更令人驚異的是,工人們用長期紀律約束下的本能的自覺,和官方保持著一種脆弱的聯系,那就是停窯兩個小時以上,必須向建材部生產調度司匯報,在那段無序的日子里,盡管規章制度基本已成廢紙,這一條卻始終雷打不動地貫徹執行。不幸的是,停窯是經常性的,原因之一在于原料磨臺時產量低,無法滿足回轉窯所需。眼看著沉重的窯體無可奈何地停止轉動,包先誠感到錐心般地疼痛,他是原料車間的技術員,他隱約地覺得,對于停窯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而保證窯的運轉,也是他義不容辭的職責。雖然誰也沒有這樣認為。怎樣才能使生料漿供得上回轉窯那巨大的胃口?這個問題無時無刻燒灼著他的神經。從有關資料上他注意到,我國在1966年引入美國的一項新的粉磨技術——濕法開流棒球磨,它與傳統管(球)磨的差別是,一倉采用的研磨體不是鋼球而是鋼棒。這種新型粉磨技術,具有大幅度提高粉磨效率、產品粒度均齊、對入磨粒度適應性強的優點。在充分消化了國內外技術資料的基礎上,包先誠強烈建議廠里采用棒球磨新技術。作為這項新技術的第一執行者,他開始了多次技術實驗,即對原有磨機實施適應性的工藝改造,重新設計工藝參數,但遇到幾乎是不可逾越的、棒球磨固有的技術難點:其一是棒倉的“亂棒”;其二是棒倉的鋼棒沖擊力過大,威脅設備安全。這兩點也是棒球磨雖已引進幾年、但一直難以推廣的原因。每次亂棒發生后,包先誠都會在第一時間里和幾個生產骨干,爬進沾滿泥漿的、架構著變形鋼棒的磨倉里收取第一手資料,討論、研究、分析,終于發現亂棒大多是在五種情況下發生,從中找出了對策,也找到了合理工藝參數,規范了操作,亂棒問題得以解決。包先誠又根據自己的研究結果,集思廣義,在磨機筒體襯墊一層橡膠,降低了鋼棒的沖擊力。棒球磨在耀縣廠堅持下來了,并且取得了可觀的經濟效益:臺時產量提高了36~38%,磨機電耗下降了28%左右(每噸生料下降三度),一倉研磨體(鋼材)消耗下降50%。由于臺時產量提高,被迫停窯的現象不但不再發生,而且生料漿供應綽綽有余。l974年耀縣水泥廠擴建四號窯后,雖然水泥年生產能力由69.7萬噸躍升到92萬噸,但亦不必新增原料磨,原來的3臺磨機就可以滿足生料漿的需求,節省了一臺磨機的投資,當時價值為120萬元。
通過在實踐中的不斷探索,包先誠和其他技術人員還在棒球磨長徑比、填充率和級配、隔倉板等方面設計出具有獨創性的技術參數,既符合生產實際,又降低了設備造價和安裝費用。
至此,棒球磨由耀縣廠開始使用,繼而在全國實施,經濟效益非常顯著。
回想起這段難忘的經歷,包先誠至今心緒難平,他如數家珍般地念叨著那幫工人弟兄的名字,感慨著為棒球磨技術的采用和完善而付出的種種艱辛。在實驗初期, 由于毫無實踐經驗,“亂棒”幾成家常便飯。每次事故發生,打開倉門,三百來根鋼棒呈現不同的排列畫面:或為扇形,或為傘形,或為疊床架屋形,或呈橫七豎八無規則狀,包先誠和工人們憑籍多年工作的悟性和感覺焊割支撐著的、彎曲的鋼棒,將所有鋼棒放倒,從倉門一根根抽出;根據級配設計,用大直徑的替換直徑小于50毫米的,再一根根放回磨內。每根鋼棒長為2.5米,按其直徑,重達約50公斤到90公斤不等。300來根鋼棒,總重達20多噸,一切環節都是人工完成。這是肉體與真鋼的直接碰撞。鋼棒,有重量,有硬度,與之共舞者動作稍有不慎,力度稍有閃失,輕則皮肉受損,重則骨碎筋斷。包先誠既是設計者,也是指揮者,又是參與者,他和工人師傅一起,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抗衡著這些鋼鐵家伙的重壓。
實踐出真知,在經歷了多次亂棒后,包先誠和工友們找到了有效預防亂棒的途徑,即使偶爾發生亂棒也總結出了成功的處理方法:尋找、確定、切割掉少量的支撐亂棒架構的“關鍵棒”,轉動磨機,即可使鋼棒順序化了,此“絕技”還被收錄到技工學校的教材中。
上窮原理,下重實踐,情之高也;上不為名,下不為利,情之純也;上達領導,下聯群眾,情之切也。而面對此時的喧囂世界,對于生產技術,又有幾人能用情幾許?
在現代化的工廠里,發生事故,猶如人會生病,似不可避免。管理者的職責是運用各種手段,包括技術的、管理的,把事故的發生幾率控制在最小限度內。重創心理的是人身事故,設備可以修復,可以更新,但人死不可復生,一旦發生,后果無法挽回。包先誠在原料車間黏土礦就親歷了這一幕。
記憶穿過時間的重重帷帳,留存了下來,那個場景他一生都無法忘記:悶雷般的一聲巨響,高高的掌子面崩坍了!掌子面下的電鏟連同司機,頓時被埋在深深的黃土之中。工人們發瘋般地挖著黃土救人,伴隨著家屬們撕心裂膽的哭嚎聲……,身為原料車間技術員的包先誠心如刀絞。當心情逐漸平復之后,他為那倏然逝去的生命寫下了這樣的內心獨白:一定要改變笨重落后的開采工藝!經過反復探討,他和其他技術人員一起,提出了實施黏土礦水開采工藝的設想,并得到了廠領導的支持。
水力開釆原本用于露天開采砂錫、砂金、鎢鈦錳礦、鈮鉭鐵礦、鋯英石、金剛石等,是一種高效的采礦方法,但能否應用于水泥黏土礦山的開采,國內外并無先例可循。經過無數個黑夜連著白晝的努力,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考察、調研、模擬試驗,破解了使用水開采的兩大障礙:一是水采產品黏土漿的水分過大的問題;二是耀縣地處西北,在嚴冬黏土層凍結季節,能否進行持續開采的問題!八_采”終于在1973年7月試驗成功了:比機械開采礦車運輸的功效提高了整整一倍,人員減少近1/2,黏土漿含水量控制到50%以下,成本卻下降了37.3%,最重要的是保證了工人的作業安全……技術攻關,讓黏土開采上了新臺階,該項目于1978年獲國家建材局科技大會獎。
當技術不僅僅與效率、而且與生命相連時,設備也會靈動著人性的光輝,它所呈現的是高尚的拯救與擔當意識。
八十年代,中國的城鄉正在經歷一場革命性變革,時代給予了包先誠得以解放和施展才能的舞臺,置身在生命的精神歷程中,理應在歷史的巨變關頭找到新的人格形式,在民族的新生旅途中獲得新的存在狀態。作為一名普通的技術人員時,他積極參與了濕法窯采用耐熱鋼鏈條、回轉窯各帶因需制宜的采用鎂磚、磷酸鹽磚、隔熱窯襯,提高了煅燒強度,降低了熱耗;他擔任技術主管和廠領導后,主持了多種新產品的開發和研制:早強型普通硅酸鹽水泥試制和生產技改項目,為工廠直接創效益200多萬元。為西安首建58層高樓開發、生產了低堿水泥,填補了省內的空白;1990年始,又為新型干法生產線——五號窯的建設、運行和多項的技術改進,為國內新型干法技術的完善和發展,將個人過往的生命體驗傾注其中,并最終收獲了生產實踐的結晶。1993年包先誠臨危受命,擔任1號濕法窯粉塵治理領導小組組長。從盛夏酷暑到寒冬臘月,他和技術人員、工人不間斷地出入在狹小的現場(不能影響其他窯的正常生產),拆除舊有設備,爆破原有建筑物基礎,重新構建基礎,實施設備安裝。經過l50天艱苦努力,于1996年2月6日勝利完工,且一次調試成功。經省環保部門監測排放濃度為87mg/m3(技改前測定為1592mg/m3),大大低于國家標準l50mg/m3,經核算每年可減少粉塵排放l.6萬噸,窯的臺時產量上升2噸,每年至少可增收300萬元,被省內媒體譽稱為“改善環境,造福千秋”的工程。
“據我所經歷和所知道的,從上世紀70年代到本世紀初,無論是在計劃經濟時期和改革開放后的一段時間內,耀縣水泥廠是居于國內水泥技術較高層面上的,在很多方面引領著行業技術的發展方向,這是耀水人的光榮,是永遠值得驕傲的!卑日\曾這樣動情地寫道。
歷史提供的挑戰和機遇是同等的,在機遇面前,人面對自己的存在狀態會產生僭越的愿望,然而也必須意識到,正是愿望成就了人,創生了敘事和意義。包先誠在技術革新方面展示出了才情和銳氣,再加上他在企業管理方面彰顯的能力和人氣,受到了上級領導的重視和重用,他由一位普通的技術人員,先后升任至車間主任、技術科長、副廠長、總工、直至廠長。后來由于工作需要,他又被調任至陜西省建筑材料工業局任副總工程師。1996年,為表彰包先誠在工程技術事業方面做出的突出貢獻,國務院為他頒發政府特殊津貼,這個在水泥行業浸淫數十年的專家,從內心深處感受到了其中的溫暖、分量和價值。
1988年1月,包先誠受命赴伊拉克庫法水泥廠任中方經理、中國技術組組長,主要負責幫助該國解決水泥生產技術問題,維持企業的正常生產。為了盡快平復兩伊戰爭的創傷,伊拉克政府邀請了多個國家的工程技術人員幫助重建?諝饫镞彌漫著戰爭的硝煙,在工廠里,人們也經常能嗅到“火藥味”,只是這種火藥味并非來自戰場,而是在各國技術人員“明爭暗斗”的“技術較量”中產生的。
有一次伊方請了丹麥技術人員更換回轉窯的一塊1X2米的筒體,鋼材已加工成完整的工件,可幾天過去了,丹麥人卻怎么也放不到已切割好的筒體上去,伊方主管著急上火,丹麥人一籌莫展。
包先誠不動聲色地在邊上看。鉚焊工唐師傅說:“組長,讓中國人出一次風頭,露露臉吧!”接下來,包先誠與唐師傅對相關技術問題進行了討論和分析,最后找到伊方的設備經理說:“我們幫你解決吧!”設備經理將信將疑地將這個“燙手的山芋”交到了中國人的手中。包先誠帶著唐師傅等技術工人,當晚就修整了筒體破口與加工件的邊緣角度……次日8點30左右,設備經理來了,中國人用了不到一刻鐘,就用吊車將加工件完全重合地放在了筒體上。經理不由樹起了大拇指:“好!好!”。
至此,伊方經理將筒體焊接和冷卻筒的整修工作,全部交給了中方技術組負責,替換了埃及機械工程師和丹麥技術人員,
在庫法水泥廠,如此漂亮地解決技術難題的“小插曲”經常奏響,如對淘泥機回轉部分革新修復、水泥磨尾噴霧的實施……,都為中國技術組增了光添了彩,這些普普通通的音符里,自始至終地貫穿著“為國爭光”的主旋律。1989年10月,包先誠圓滿完成任務回國的時候,伊方總經理阿賴還寫了真摯的感謝信。
中國人的智慧,往往出乎意料,外國人無法理解,因為,他們沒有五千年的歷史。歷史的積淀,是智慧的來源。
在伊拉克的日子里,包先誠時時想起自己的第二故鄉——黃土高原,惡劣的自然環境,使兩者都屬于上帝的“遺棄之地”,但在關閉一扇門的同時,上帝又打開了一扇窗,滾滾黃沙之下,蘊藏著石油資源。伊拉克的石油儲量居世界前列;早在一千年前,宋代沈括所著《夢溪筆談》中就記載了陜北的石油。然而,包先誠覺得,黃土高原的最大能量來自于那個拋家舍業、不畏艱難、用知識、技能改變高原面貌的群體,他為自己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員感到自豪。
在近兩年的時間里,他不僅出色的完成了中方技術主管的重任,并且展示了一位大國技術人員的風范與水平。
包先誠回國了,帶著西亞的硝煙,披著中東的沙塵。本可以留在西安城里,可他卻對燈紅酒綠、車水馬龍的都市生活熟視無睹,要求調回為之奮斗多年的耀縣水泥廠工作!叭送咛幾,水往低處流”,他出國前就已經是省建材局副總工程師了,回到廠里不是“官越做官小”嗎?他這是為什么呢?
讓他魂牽夢繞、念茲在茲的是五號窯水泥干法生產線。
1990年,國家批準耀縣水泥廠建設一臺日產2000噸水泥干法生產線,引進日本宇部的DD型分解爐,此為耀縣廠第五條生產線,俗稱五號窯。九十年代,中國水泥工業對干法生產技術尚處于消化、吸收階段,五號窯的建設,不啻于一次千載難逢的學習機會,包先誠自然不能放過,因此主動請纓回廠參加新生產線的建設,要親身見證中國水泥業的“脫胎換骨”。
不過他面臨的阻力可不。河腥诵λ,有人說他笨,就連局領導也為難地對他說:“你要回去,按級別怎么來安排你的職務呢?”可他卻十分坦誠地告訴局長:“我只關注新工藝、新技術,至于官位的升降,我真的無所謂!本瓦@樣,他又回到了水泥生產第一線;貜S后領導分配他到五號窯任分廠總工程師和分廠廠長。
從廠長、省局副總工程師到分廠領導,許多人都惋惜他“降”了,不明就里的人甚至猜測他“栽”了,知其就里的人也不理解,何以把大半生都拋灑在耀縣?然而,包先誠自有一份篤定,一種堅守。終成大事者多沉潛,正是因為有包先誠這樣不乏“愚鈍”的人,恪守內心的追求,堅持既定的理念,才造就了今天中國水泥工業的宏大格局。
五號窯是“七.五”期間國家建材行業的重點攻關項目,日產2000噸新型干法生產線,是具有八十年代先進水平的水泥工藝線。其自動化程度高,技術要求更高,當時在國內尚無先例。包先誠是技術負責人,生產線建設時的總工程師,他如饑似渴地吸收新知識,消化新技術,負責進行了全線單機試車、聯動試車、直至調試、試生產、生產、培訓員工,完成了一條完整的、具有當代國際先進水平生產線的竣工驗收。
為了推進水泥現代化發展,他一次又一次地進入技術的壁壘,探尋解鎖的鑰匙。
在任五號窯分廠總工程師和分廠廠長期間,他對生產系統進行完善,改造大的項目11項,1994年又改造24項。例如窯頭出口端護板改型、生料磨磨頭倉改造、窯尾廢氣處理系統改造、高效斗提改造……為五號窯提前六個月投產和系統正;龀隽酥匾暙I。
在這些大大小小的技改項目中,最值得大書一筆的是:在工程進展的關鍵時刻,施工部門對PC系統的調試遇到困難,進度異常緩慢。包先誠與天津水泥工業設計院領導組織雙方工程技術人員,同舟共濟,排除萬難,完滿完成了自動化儀表PC系統的調試。該項目還榮獲了“國家科技進步獎”。
包先誠和五號窯的建設者在特定的時間點,遵循特定的范式、程序,創建了一條脫胎于原技術而又蛻變為新水平的生產線,他們的執念和堅持,證明了他們是一群敢于擔當、敢為人先的人。這一場水泥生產的“技術革命”,到底耗費了包先誠多少心血?連他自己也說不清了。這是中國水泥技術躍上新高度的一次熱身,為我國水泥工業現代化發展,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孕育了之后的巨變。
包先誠這一代知識分子,人生并非坦途,他們盤桓過彷徨的青春河流,躑躅于孤獨的精神荒原,然而,不論何種境遇,在生活和工作上,他們都不懈地維護著一條通往內在心靈的征程,老實做事,清白做人,將一切悲苦隱遁其后,顯示出人性的倔強,在歷史人物的坐標中,定位著道德的制高點。他們用青春,用大半生守護在黃土高原,鍥而不舍,百折不回,其中凸顯的篤定與堅守的品質,恰是這個時代的稀缺品。
個人簡歷
1938年5月1日出生于浙江桐廬。
1958-1961年考入南京工學院化工系,后化工系獨立建院為南京化工學院。無機系硅酸鹽專業畢業。
1961-1986年在陜西省耀縣水泥工作,任技術員、工程師、車間主任、科長、副廠長、廠長等職。
1986-1990年調陜西省建材局任副總工程師(1988.10-1990.10月派赴伊拉克庫法水泥廠任中國技術組組長、中方經理)。
1991-2002年耀縣水泥廠、秦嶺水泥股份公司5號窯分廠廠長、總工程師;同期受聘為西安建筑科技大學兼職教授。2002年退休。
社會職務:
陜西省硅酸鹽學會常務理事、陜西省水泥協會高級顧問;
1996年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2018年獲銅川市建市60周年突出貢獻人物稱號。
本文刊登于《中國水泥》《水泥人生?弧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企業微信號:ys6231212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信息中心運維  西安一點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技術支持
陜ICP備11005503號
休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冠亚和值破解图片 3d开奖结果查询 炒股票人的下场 上市公司可以发行多 广东36选7奖池剩余金额 百度金融理财平台 上海11选5走势图开奖完整版 支付宝定期理财安全吗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河北省 广西快十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