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耀縣水泥廠官網
今天是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藝術 -> 耀水記憶
文化藝術
耀水記憶
【耀水記憶】難忘剛進廠的歲月
發布時間:2019-8-27  瀏覽次數:686 次  來源:陜西省耀縣水泥廠

康廷信

上世紀50年代末,耀縣水泥廠正在籌建中,我離開家鄉來耀縣水泥廠工作。我們一行十幾人一下車,首先走進的是工人村,最早的工人村東西兩邊是平房,只有一座三層樓是職工宿舍,旁邊是醫院。我們新來的被安排在三樓,我住進了三樓9號,里邊有兩排床,上下鋪住著八個人,我住上鋪。宿舍里有電燈,冬天有暖氣,吃喝拉很方便,這對于我一個從農村娃來說感覺就神仙的生活。

我們最先安排在設備科工作,主要是拆卸配件箱的釘子,工作很輕松,上班八小時,半天培訓,半天勞動按時作息。每月只發20元生活費,吃飯也很便宣,每月生活費大概9塊錢,如果大吃大喝肯定不夠。我是農村娃生活很節儉,在第一個月,我就節省出了10元錢,回家的時候交給母親,她高興的說,我兒子掙錢了。

1959年3月,廠里計劃建紙袋廠,于文廠長和潘長友要帶我們上東北實習紙袋的制作,聽說還要路過北京,大家都很興奮?删驮谶@個時候,我患上了濕疹,身體有問題不讓去怎么辦,我擔心極了。我連著幾晚上睡不著覺,吃不下飯。我去醫院問醫生,當時醫院大夫楊二春對我說,這病沒事,東北冷,過段時間就會好,可以去。一聽這話我高興的能跳起來。

過了幾日,我和十幾個同伴,經西安坐火車到北京。當時天安門正在修復,十大建筑都還未完工,在北京停留了三天,我們趁機游覽了故宮、前門、午門,票價只有兩毛錢。我當時只知道西安繁華,一到北京,才讓我大看了眼界。在北京招待所,第一次看了電視,雖然只有十四英寸大,但感到很稀奇。當時看的是劉巧兒,好象電影一樣,有圖像,還能唱歌唱戲。

三天后,我們坐上了北上的火車,經沈陽到達遼寧省鐵嶺縣水泥紙袋廠。到了后給我們安排了住處后,領導就帶我們到紙袋廠參觀。我和三位女同事分配到縫紉機車間?p紙袋,我們的師傅是祁富強。當時的東北,因產包谷、高梁,大部是粗糧,我們一到此地,就開始實行定量,每月42斤糧,只有3斤白面,5斤大米,其它都是玉米面和高梁米。我們吃的不習慣,特別是把包谷面和稀,用勺子倒在籠里蒸,叫餑餑,吃到嘴里難以下咽。高粱米干飯吃了拉不下,更讓人難受。后來我們也慢慢習慣了,只有抓緊時間學習,學到技術早日返廠。我們學習的很認真,不長時間就掌握了縫紉機操作、保養和維修。兩個月后,我基本能單獨操作縫紉機,好多老師傅上個廁所、開個小差,都讓我幫他們頂崗,幫了這個幫那個,就這樣和師傅相處很和諧。車間共有幾十臺機子,分兩排,第一排縫前口處,用十二股線,后排縫袋后端用9股線。當時在這里學習有共有三個廠家的,有來自湖南的,有來自廣州的。師傅喜歡陜西學徒,也很很啟重?赡芏紝儆诒狈饺税,脾性相近。

1959年12月底,我們結束了學習,師傅們為我們舉行歡送會。返程中在北京住了5天,當時天安門已修復好,與開國大典的天安門,金水橋零距離接觸,心里無比自豪和震憾,我們分別留影紀念?偹愠鐾,平生第一次來北京。是耀縣水泥廠工作給我這么難得的機會。

當時國家號召,土法上馬各顯其能;貜S后,建紙袋廠由于設備未到,我們的車間主任李永福通知我們西安參觀造紙廠。去了一看設備復雜,不是一下子能用土法建成的,只能改變設想。糊紙袋需要漿糊,但打漿糊要用大量的面粉,人吃飯都緊張,這又是一大難題。主任和書記商量,搞水玻璃,代替白面做漿糊。事不宜遲,領導又帶我們上湖北華新水泥廠參觀學習。途經武漢,正當3月份,天氣特別熱,一進漢口,小偷搶吃搶喝的人特別多。當時正是60年代自然災害時期,西安還未有此現象,但一個饃一元錢,一斤糧票參元錢。糧食在當時來說就是天價。在漢口,我們買的大米糕,剛放桌上,就有黑手一把就抓去了,塞在嘴里吃,讓人又氣又急,無可奈何。只能再買東西的時候,手抓緊點。我去時經陜縣車站,衣服口袋里的牛皮錢包不知啥時小偷偷走了,里裝著我的錢糧票等物,李水福主任狠狠批評了我,說我出門老不小心。在武漢,李主任兩手緊緊抱著自己的口袋就沒放松,他身上裝著公款,一路上我們都笑他。在武漢住宿也很緊張,我們在澡堂住了一晚,第二天到水玻璃廠參觀學習。

水玻璃的原料是沙子、石英石、堿20%配料,在耐火磚窯燒制1500溶化,象水一樣流出后加水熬,粘度達40度作即可。我繪了草圖,因我個人文化水平有限,只能照貓畫虎,記下了窯的大體尺寸和窯內的結構,還有熬膠水鍋的尺寸。當時我們學習的有三個人,分別是劉永文、李謙益和我,李主任看好我,讓我牽頭做這件事情。在學習期間我詳細詢問老師傅怎樣建窯,怎樣燒,我一一詳細作了筆記。兩天后,李主任又帶我們去華新水泥廠。途經新建的長江大橋,第一次看到長江,第一次見到這么宏偉的大橋。大橋長兩公里,下面兩列火車道,橋面六車道,橋下行船?上覀儧]有照相機,沒有留個影,只買了些大橋照片以作紀念。

一進華新水泥廠,當時收塵設施不太好,煙塵漫天,心里想水泥廠怎么這么臟。參觀了人工糊袋,學習了裁紙和卷筒的工序,我手畫了糊袋的工具,以便于制作。兩天后,我們坐火車原路返回廠里。

回廠后,先請木工制作手工糊袋的工具,還為家屬找到了一份工作。接著又找泥水匠李生元,大家齊心協力找耐火磚,商量如何建窯。一月后,參照我畫的圖紙建一個窯。點火那天,煙筒不冒煙,可急壞了大家,都在想怎么回事?過了幾個小時,煙由小而大,原來新建的窯,里面濕不出煙。窯頭安裝鼓風,經燒成技術測試火力達1300多度。奮戰一天一夜,終于成功燒出水玻璃,焊了幾口大鍋,把燒好的水玻璃倒進去,經過幾小時熬制,粘度達到了,卻渣沉鍋底,又粘又硬,后來大伙協商做鐵篩子,放在鍋中間,把料放在篩子內熬,這樣熬過剩下的渣也好處理,就這樣,我們總算成功燒制出水玻璃,代替漿糊糊袋。據說當時一桶水玻璃300多元,為廠里節約了資金。

當時我們上班不論男女都是三班倒,燒水玻璃,揭大紙轱轆,制做紙袋。我們的糧食定量是每月36斤,男女一個標準。這個標準對我們男同志來說確實是吃不飽。我們就利用車間的空地,種包谷、紅苕、豆角,車間主任和書記,就給我們幾位男同志補貼伙食。有一年冬天,車間為我們借了一斗包谷,拉成糝子,為我們充饑,因為車間的重體力活全憑幾個男同志干。有時車間的家屬,叫我們幾個幫她們到西河灘拉菜,她們把自己的干糧、燒餅、包子、花卷好吃的全送給我們,我們就樂意為她們干活。

1961年年初,國家領導提出:“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有的上,有的下,我們紙袋廠停建,另行安排工作。我和于學敏主任上礦山剝離,糧食定量增加為48斤,只要能吃飽,干什么都行。我在剝離隊當考勤員,1963年在機械工段打信號,就是卷揚機拉礦石,指揮開停,坐在信號房搬開關,由于土多料粘,下班兩個礦車的料倒不下來,需要挖,這活很危險,干活的時侯要拴安全繩。

1964年,白玉田工長推建我上山學開E-25型電鏟,當學徒,我就算有了鐵飯碗,一干就是幾十年。

剛進廠時的作者。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企業微信號:ys6231212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信息中心運維  西安一點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技術支持
陜ICP備11005503號
休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真钱棋牌平台 秒速快3最稳买法 海南体彩飞鱼直播开奖 体育博彩网 云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sg飞艇是官网开奖 pk10预测软件破解 时时彩软件开号 浙江6+1体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