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耀縣水泥廠官網
今天是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今日耀水
新聞中心
今日耀水
一個時代的絕響——記耀縣水泥廠前總工程師徐漢龍
發布時間:2019-12-18  瀏覽次數:260 次  來源:陜西省耀縣水泥廠

《中國水泥》沈穎

這是一片荒涼的土地,如果說,綠色是南方的主宰,那么,這里,深藏于西北廣袤土地的耀縣,黃色是主宰。綠和黃搭配的結果是藍色,但這里的天空更多的是被黃塵遮蔽的一種昏暗。愿望與現實的天平出現了傾斜。盡管徐漢龍是自愿的,盡管他做好了各種準備,包括物質的和思想的準備,但巨大的落差還是使他感到了心理的悸動和沖擊。從座落在西湖邊上的浙江大學,到了荒山土塬的耀縣,對于人生的定位而言,是一個斷崖似的下跌。但是下跌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滾滾黃塵像一塊巨大的海綿,輕柔、綿軟且有彈性,阻擋了任何硬物對身體的傷害。他很快就重新調整了生活的定位,對于面臨的一切,釋然、坦然地接受了,不是被迫,不是無奈,而是完完全全地全盤接受。因為,這一切是他主動要求的結果。他像一個斯多葛派的教徒,心甘情愿地領受艱難、痛苦,既不會怨天尤人,也不會悵然若失,羅曼•羅蘭說:“這世上只有一種理想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熱愛生活!

(一)

徐漢龍,浙江省縉云縣人,和處于關中地區邊緣的耀縣同樣屬于山區,但這里的山一年四季都是綠色的。1958年,他如愿考上了浙江大學。當他穿著母親做的布鞋走進這座美麗的校園時,在他的面前展示了不同以往的一片新天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母親做的布鞋合腳、舒適,穿著它,生活中的每一步都會走得放心、踏實。從上中學開始,他就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在大學里,這個“優良傳統”也一直延續著。他還有個先天的優勢:出身好。他很快在眾多同學中脫穎而出,被選為班長和團支部書記;同時,他也是學生會的積極分子,校園里,處處有他活躍的身影。一個學年過去了,他揣著五好學生的獎狀回到家里,而家里正為了他的婚事忙碌著,因為是獨子,父母生怕在他這代斷了香火,要成親后才能再求學。忠孝還需兩全,所幸妻子既善良又美麗,這使他在城市文明與農耕文明的碰撞中,多少抵消了對 “包辦”的抗拒感。

1963年夏天他畢業了,對每個畢業生而言,畢業后的分配,是決定每個人今后命運的大事。天氣像一團火,分配方案更像是火上澆油,讓畢業生們在前途未卜的猜測中備受煎熬。

早在半年之前,分配工作就開始運作、進行了,其過程只能用“四嚴”表示:嚴肅、嚴格、嚴謹、嚴密,每個畢業生都要做鑒定,鑒定內容字斟句酌,用詞謹慎,個人的鑒定還要和本人見面,征詢本人意見;對每個畢業生都要全盤考慮,務求所有信息真實可靠;對每個同學家庭人員結構和婚姻作了全面了解,在分配時盡量給予照顧?芍^思想政治工作,一絲不茍,細致至極。

在那個講究“又紅又!钡哪甏,徐漢龍幾乎具備了所有通向人生高點的條件,除了“紅!敝,他是獨子,按照政策可以留在浙江;而命運也格外眷顧他,連早婚早育的陋俗無形中都增加了留在杭州的砝碼,家庭拖累可以作為堂而皇之的一個理由,他可以毫無懸念摘取畢業分配的皇冠——在杭州工作。然而,在那個個體生命近乎于無暇、透明,個人品性質樸、純凈而無一絲雜念的時代里,理想主義的高尚情操讓一切個人私利、私念無處可藏,個人利益服從集體利益、小家服從大家是雷打不動的行為準則。當然,用現在的眼光看,集體主義本能中存在一些與現代文明相沖突的因素,而且,集體的意念可無限放大至壓制群體成員的異議,造成“群體思維”和“模式化”等現象,群體會變得越來越極端,無法集思廣益從而糾正偏差。拋開這些負面因素不談,時代的精神抹殺了一切可能性,徐漢龍放棄了唾手可得的機會,在全校大會高調表態:自愿支援大西北,仿佛用一桌盛宴,心甘情愿地換來了一袋紅苕。他是團支部書記,是班干部,必須起到帶頭作用,表率作用。他的行為感動了許多同學,掀起了一個“到西北去”的報名熱潮,分配方案順利落實。即使如此,學校還是給他留下一點回旋的余地:方案一是華新水泥廠,二是永登水泥廠,三是耀縣水泥廠,三個企業,無疑華新的條件是最好的,一個同學因有關節炎,不適合在干冷的西北工作,他把華新這個最后的機會讓給了同學,而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耀縣。

每當采訪上世紀五十年代大學畢業生這個群體的時候,筆者都會觸動一個歷史盲點:是什么神奇的力量,促使徐漢龍們(包括之前寫過的包先誠、陳允湛等)拋棄小我,拋棄相對安逸的生活,來到蠻荒的大西北,義無反顧地接受一場無法預料、前途未卜的考驗而毫無功利之心?一種一代人集體記憶基礎之上的精神境界,在每一個國家與個人利益相悖的關口,幾乎每個個體都體現了大公無私的獻身精神,那個沸騰的年代也只有這種精神才能與之相配,讓人神往,也讓人困惑,于現在的我們而言,是一個謎一樣的所在。神秘在于這種精神來自何處?筆者思忖許久,只能認為,精神來自于那個硝煙彌漫的戰爭年代,那個由“打江山”而形成的思維定式:戰場上是不講價錢的,一聲令下,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而徹底擠壓了個體的存在空間。這種意念的精髓成為建國后指導各項工作的精神實質,身在體制之中的每個人對此都有深刻的體悟和感受,而在潛移默化中自覺或不自覺地得到了浸染、熏陶。和平年代,一般情況不需要獻身精神,但犧牲個人利益則是責無旁貸、司空見慣的事。

隨著時間的推移,建國初期的激情熱血在溫情脈脈的和平時期冷卻乃至消弭,多元欲望的抉擇替代了對單一理想的向往,而在中間呈現出一個巨大的歷史裂隙,答案離我們越來越遠,越來越撲朔迷離,筆者不無悲哀地感到,僅憑一己之力,是無法探求這一話語秘境的。

五十年代,是一個充滿理想的年代,而像徐漢龍這批剛剛走入社會的大學生,無疑是滿懷理想的理想主義者, “建設新中國”的遠景像一塊巨大的磁石,使成千上萬的青年身不由己地朝著一個方向聚攏、集中,從中可清晰地聆聽到新生共和國的胎動。熱情,單純,浪漫,憧憬,是那個時代的精神譜系,小我要服從大我,甚至在大我的遮擋下湮滅至無,那一代人,至今還深深烙刻著五十年代那份獨特的理想主義和家國情懷,這是一種悲情式的英雄主義,也是他們的人生底色。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造像,一個孤獨的群體背影,在歷史的駭浪中漸行漸遠。

這一代人,不可復制;這一代人,已成絕響。

(二)

一座與周圍黃色景調形成巨大反差的現代化水泥廠,隨著車速在不斷拉近距離的過程中,越來越清晰地進入視野。鋼架結構支撐的輔助物料庫;三座聳立入云的煙囪,圓筒式料倉庫并排而立,深褐色的回轉窯慢吞吞地旋轉,似乎隆隆的磨機聲也傳進耳鼓。耀縣水泥廠到了,徐漢龍的眼睛為之一亮,一掃一路單調荒涼帶來的疲憊。這是他今后生活工作的地方,是他要把下半生的心血奉獻于此的地方,一句話,是他安心立命的地方,他覺得,他與耀縣水泥廠有著一個解不開的前世因緣,他的專業就是這份因緣的契約,他在心里呼喚:耀縣水泥廠,我來了!

是的,來了,這一次,浙大共有三名、全國共有三十多名大學畢業生分到了耀縣廠,除浙大外,還有南化、北大、淸華、同濟、北工大、北建工、交大、人大……各高校的學子在這里創業,一時間,耀縣廠群英薈萃,蓬蓽生輝,成為有史以來最為輝煌的一段時間記憶。

技術員,是分配到工廠的大學畢業生走向社會的第一塊基石,通過實習期后,徐漢龍被任命為制成車間技術員。在水泥廠“兩磨一燒”的工藝流程中,制成是最后一道工序,也是被人戲稱為“給別人擦屁股”的工序,因為前面每一道工序出現質量缺陷,都得由制成這條最后的防線彌補。這對于制成來說是一個難題,但同時也有好處,無論搞什么品種的水泥,最后也必須由制成完成,這對搞工藝的人來說充滿期待與機遇。制成車間里,轟隆作響、勻速旋轉的水泥磨是理所當然的主角。在徐漢龍的眼中,這五臺和水泥色彩相差無幾的磨機讓車間的每個角落都充滿了魅力。高高在上的玻璃窗,透進陽光明亮的光線,與略顯晦暗的車間形成強烈對比;飛揚的粉塵,在與陽光的交織中閃閃發亮;青灰色的水泥,其名稱的背后也有些意涵:最早叫洋灰,后來叫士敏土,現在,水泥的名字終于與粉狀的實物融為一體。徐漢龍從中品出了使命與責任的人生況味。制成車間最重要的生產工藝環節是:1.入磨原料自動配料系統、2.粉磨系統、3.選粉收塵系統、4.水泥入庫系統。在學校里,學的是書本知識,現在,這些知識可以與實物相互參照、相互貫通了,徐漢龍每天都圍著磨機,對每個環節逐一研究,這為他以后對水泥磨工藝系統的技術探討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制成車間技術員的基本職責,是在保證水泥質量的前提下,提高磨機臺時產量,降低電耗和研磨體損耗。所以,配球是最有效,最經常,也是勞動強度最大的一項工作。打開倉門,磨機在緩慢旋轉,當倉門與地面幾乎平行,里面的鋼球傾瀉而出,清理廢球雜物,分揀出不同直徑的鋼球,根據配球方案,對第二、三倉的鋼段適量補充。這個配球過程,被徐漢龍視為與工人師傅打成一片的機會。他掄大錘,打磨門,分揀鋼球,計量過磅,無一不干在前頭。好幾次,因需要及時補充球段,為減少停機時間,他冒著倉內七八十度的高溫,進入倉內測量球面高度,觀察水泥顆粒研磨狀況,以確定補充數據。工人們說:我們是拼體力,徐技術員是體力腦力一起拼!他掄著鐵锨撮起鋼球的場景,像一張黑白照片,定格在許多工人師傅的腦海里,而充滿了魅力和張力,表現了特定年代所固有的特質。他是技術員,只負責做方案,完全可以不用干這些活,但他卻不愿成為高高在上的指揮者,只愿與工人師傅一起,把汗水灑落在鋼球上。這也是那個年代,知識分子特有的一份情懷,一種價值觀。

厚積的黃土層,是穩固、可靠、踏實、平和的象征,徐漢龍很快適應了這里的生活,進入了工作狀態。他發現,有些問題,一旦落實到實踐層面,書本上的知識就有了明顯的疏漏與缺陷。比如,關于粉磨動力學就有待解的問題:一、粉磨理論的研究,已有百多年歷史,經典的粉磨動力學因有具體計算公式,運用較為簡便,但在運算過程中,受其參數和常數的相互關系的困擾,影響了對生產實踐的指導;二、理論的粉磨動力學方程式,在實踐中遇到一些麻煩,雖然有人提出了半經驗的粉磨動力學指數方程式,但有欠缺,無法應用于粉磨技術中。所以,一方面,理論指導實踐;另一方面,實踐還需要對理論的完善和補充。制成車間在生產上有兩個問題需要解決,一個是熟料氧化鋁含量高,導致水泥早期強度過高,影響混凝土性能;一個是水泥磨各倉能力不平衡的問題。他從粉磨動力學的原理出發,根據粉磨第三定律理論,結合在生產中的實踐,對∮2.6×13米的開流水泥磨進行了技術改進,包括研磨體級配、隔倉板位置、通料面積及各倉襯板型式、裝載量以及粉磨工藝、操作參數等,而使其各項技術經濟指標處于國內同行業領先水平。同時有效改善了水泥顆粒級配和均勻性系數,n值由原來的1.00提高至1.06,特征粒徑從38微米降至34微米,水泥28天強度提高了44kg/cm2 ,將近半個標號;在同樣的熟料強度下,可多摻混合材3.48%,從而節約了熟料,每年可多產水泥24519噸,電耗下降2.6125kWh/t。

在這一段工作的總結中,他提出了水泥粉磨工藝系統六大管理要點和參數:不同工藝系統配球和分倉的計算經驗公式與參數;磨內不同工藝和不同品種的四大參數控制值和范圍;配球效果分析的二法五判斷說明要點和參數值等,從而使廠里粉磨系統的生產管理,有了一個提綱挈領的提升。

某種程度上說,技改對于任何技術人員來說都是一個挑戰,這個挑戰在于,如何將一個應用多年,甚至早有定性的設備進行再挖掘,再改進,既不能背離原有設備的基本結構,又不能使改造后的設備性能劣于改造前,如何處理繁雜而真假難辨的數據,如何又能保有技術人員的獨立與自信,這里面包含著人與自己,人與人,人與設備和之間的博弈。從這個層面上說,這是徐漢龍報效西北凌云壯志的一個延續。

徐漢龍在制成車間的才干,使他很快就成為引人注目的“焦點人物”,當時的廠長楊治政,讓他和包先誠、周棠森分別“把守”制成、原料、燒成三道工藝關,構成了耀縣廠不可或缺的“鐵三角”。楊廠長說,有這三個人在,水泥質量我放心!

在制成車間,徐漢龍一呆就是十五年。這期間,盡管經歷了云譎波詭的“革命風暴”,但他卻像處在臺風中心,保持著一份冷靜,保持著思考的活力,秩序、操守、人的良善和信念,這些在文明社會不斷重申的行為準則,始終是生命中的真實存在。雖然在時代江湖中身不由己,但硅酸鹽的專業亦可作為一時的護身之甲, 藏身于流逝的時間灰漿與原理數據的磚石所構建的城堡里,他的眼光始終沒有游離于技術之外,這使他在臺風過后,還能維系著“睜眼看世界”的 “蒹葭之思”,對待工廠,對待技術,他始終有一種“戀人”的情懷。

時間已經來到八十年代,他一路走來,從助理工程師、工程師到主持廠技術科的工作,再到副總工程師,協助趙瑞春副廠長抓生產管理。他依然關注著制成車間,那是他揮之不去的情結,那是他歷練青春的地方。五臺磨機依然在兢兢業業不知疲倦地轉動著,對外面的變化世界全然不曉,而在他的眼中,這些無生命的鋼鐵家伙似乎變得有了靈性,與他有了心靈上的默契和相通,他愿意為這些家伙提高使用價值,延續使用壽命做一些事情。

1985年2月制成車間圓角方形襯板在水泥磨上應用,臺時產量增加1噸,單產電耗降低5~7%,噸水泥節電1.75kW.h。

隨著水泥粉磨工藝不斷的發展,對水泥比表面積和細度要求更高,因而研磨體的選材顯得尤為重要。耐磨性高的研磨體,在長時間保持級配不變的同時不僅提高粉磨效率、減少停機補球的時間和開停機次數,也延長清倉周期、減輕工人勞動強度,同時對提高磨機臺時產量、保證磨料質量以及降低電耗和研磨體的消耗有著重要的意義。1985年8月,制成車間改用高鉻鑄球, 經在5號水泥磨一倉進行工業性生產試驗,在產品由普通水泥升級為R型水泥情況下,臺時產量增加0.51噸,噸水泥電耗下降1.8度;在產品細度合格率提高情況下,臺時產量提高15%,電耗下降5.4%;耐磨度相對提高6.8倍,噸水泥球耗由原來普通球500~550克/噸下降為78.6克/噸;僅在5臺水泥磨使用,每年球耗就可節約資金4.4萬元。

在水泥生產“兩磨一燒”的三大環節中,“磨”既是熟料燒成的必要前提,又是決定水泥成品質量的關鍵;同時,“兩磨”電耗約占水泥生產過程總電耗的70%,其中,水泥粉磨電耗約占水泥生產總電耗的40%。水泥粉磨由于物料易磨性比生料差得多,且水泥細度要求較高,故約為生料粉磨電耗的1.5倍。如何降低水泥磨的電耗,從進入制成車間那一刻起,這個問題就一直縈繞在徐漢龍心頭。隨著時間的線性行進,工業化時期的創新線性模式也讓粉磨設備一再更新,在對舊有設備解構和揚棄的過程中,輥壓機的問世讓他一掃心頭的霧障。

輥壓機,是國際80年代中期發展起來的新型水泥節能粉磨設備,可替代能耗高、效率低的球磨機預粉磨系統,并有降低鋼材消耗及噪聲的功能,適用于新廠建設,也可用于老廠技術改造,可使球磨機系統產量提高30-50%;經過擠壓后的物料料餅中0.08mm細料占20~35%,小于2mm占65~85%,小顆粒的內部結構因受擠壓而充滿許多微小裂紋,易磨性大為改善;輥面采用熱堆焊,耐磨層維修更為方便。在徐漢龍的推動、主持下,耀縣水泥廠第一臺輥壓機投入運行,與單一的球磨機相比,其粉磨工藝技術發生了質的改變。

輥壓機的工作實踐使徐漢龍對探索粉磨機理有了新的啟迪與動力。退休后,他應聘在浙江尖峰水泥、銅川 、涇陽聲威等水泥公司工作時,對粉磨系統的思考、感悟進行了重新梳理,根據生產的統計數據分析和試驗測定,總結出水泥粉磨系統工藝管理要點,并在有關技術交流會上做了介紹,得到同行的認可,參照應用,效果良好。為便于研究成果的推廣,他把推導出的相關技術參數、選用范圍及各種應用方程、公式,公布于論文《∮3.3×13米水泥聯合粉磨系統不同設備配置的效果分析》中,該論文獲2009~2010年度優秀論文一等獎。

一切都已和過往判若云泥,水泥工業的設備在遞進,周圍的環境在變化,他的職位也在上升,只有使命和責任始終聽從內心的召喚。從輥壓機這個視角切入,他意識到技術的誕生、發展、停滯,是如何影響了現代化的生產與過程,認識到要重新面對的經濟與環境問題,而對于水泥行業有了新的審視和思考。

(三)

耀縣水泥廠1958年建廠,當時以亞洲一號雄冠全國。那三根高大且整日整夜噴吐著白色煙塵的煙囪,帶給人們的是一腔豪氣而并不在意那一身粉塵。耀縣開天辟地有了工業文明耀眼的符號,誰還會顧及空洞、玄奧的空氣污染的說教?雖則隨著時間的推移,從工廠到工人村,所有高高矮矮植物的綠葉、房屋、地面上都蒙著一層淡灰色的粉塵,但對為共和國做出巨大貢獻的耀水的崇拜全面抹殺了關于污染的瑕疵。直到二十多年以后,污染的危害才開始漸為人知。耀縣的辣椒聞名全國,出口海外,有運到日本的辣子被退了回來的傳說不脛而走,原因是化驗出了水泥粉末。自此,那遮天蔽日的灰色煙塵不再是自豪的資本,而是耀水人談之色變的軟肋,是耀水人揮之不去的夢魘,老舊的電收塵器對它們也無能為力。雖然1986年曾投資一千四百萬進行過技改,但收效甚微。耀水年均上繳利稅三千多萬元,設備改造資金僅七十萬元,致使粉塵排放量大大超標。直至1993年,中央電視臺在“世紀環保行”節目中給予了曝光。這無疑是當頭棒喝,只顧生產,不管環保的時期一去不復返了,這是工業文明的必然要素和必由之路。廠里立即成立以包先誠為組長、由徐漢龍等老專家組成的濕法窯粉塵治理領導小組。經過多次討論、優化,確定了一個大膽的方案:從一號窯開始粉塵治理工程,炸掉原有55平方米的電收塵器,再建一臺90平方米電收塵器。論證方案時,徐漢龍說,長痛不如短痛!去舊換新效果肯定好,雖一次性投資大,但從長遠看,還是比沒完沒了的技術改造合算。整個工程需要五個月,損失產值三千多萬,還需要貸款一千萬。這些都要權衡利弊,通盤考慮。在廠領導的堅決支持下,方案通過了。

 

1995年8月,工程開始了,但貸款遲遲未到。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徐漢龍等四處協調,在廠里自籌資金三百萬。這三百萬是廠里消減了所有行政開支才湊出來的。施工現場狹小,要拆掉舊設備,炸掉原建筑物,開挖基礎,還有保證其他窯的正常運行,難度可想而知。十八米長的大梁爆破是最大的難題。準確地炸掉大梁,又不能對周圍設施造成損害,最終決定采用控制爆破方法,這是指對工程爆破過程中由于炸藥在被爆破對象的爆炸而產生的飛散物、地震、空氣沖擊波、煙塵、噪音等公害通過一定的技術手段加以控制的一種的爆破技術。由于部署周密,安排有序,爆破一次成功,解除了工程中的最大障礙。

施工期間正值冬季,天寒地凍,但中國工人吃苦耐勞的精神世所罕見,那是一種在常年困苦生活中積蓄的堅忍與克制,在更為艱難的時間節點中,不過是增加了一點忍耐的負載而已。有了這么一批敢打敢拼,不怕苦累的工人們,工程進展暢行無阻,徐漢龍對此感動莫名,為了這樣的工人群體,他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隨著新年的來臨,那筆一千萬的貸款也到位了。

五個月,粉塵治理工程如期完工,一百五十米的大窯點火運轉。很多人遠遠看到一號窯的煙囪并未冒煙,心生疑慮:是不是工程拖期了?待到了廠里才知道,是治理粉塵見效了,排放濃度87毫克/立方米,遠低于國標的150毫克/立方米。

趁熱打鐵,馬不停蹄,有了一號窯的治理經驗,其他三號窯的治理也相繼展開。從1995年6月~2000年2月,耀水總投資4109萬元,對4臺濕法生產線進行以粉塵治理為重點,同時對窯系統、煤磨系統、三喂系統的全面技術提升,全線實現計算機控制,從設備和技術上取得了跨越式發展,耀縣水泥廠一改舊顏。

作為廠領導之一,徐漢龍又開始了一段重構人生的歷程。位置高了,眼界高了,同一的世界與事物就會呈現出不同狀態。他的眼光所及已不僅僅是制成車間,也不僅僅是磨機,那是單一的、分割的單元,而是原料、燒成、制成渾然一體,無法分解。不同的角色交織起現在與過去,但每個元素都值得回味,仿佛是一個棱鏡結構所呈現的多面體:他主持制定了45°和75°油井水泥粉磨技術方案和操作要點。經過試驗,他從選擇適宜的鋼球級配和穩定操作入手,解決了水泥強度、泥漿流動度、泥漿游離水和凝結時間這四個指標相互制約的問題,投產后被評為部級優質產品。 API油井水泥、G級中抗硫和高抗硫油井水泥試驗、試產、投產和技術鑒定工作,每一步都浸透著他的心血和汗水,獲省級科學技術進步獎。普通水泥方面,他組織實施了P52.5水泥的技術攻關,使年產量達到了近42萬噸,臺時產量年均24.27噸,電耗年均38.65kWh,各項經濟指標在同類產品中均為國內領先水平。還有,石灰石替代三分之一石膏取得成功,水泥早期強度和水泥漿體和易性得到改善;成功試產32.5快硬水泥和P-62.5R水泥,滿足了用戶特需。任職期間,熟料強度從600kg/cm2提高到642 kg/cm2。主持推廣高細磨技術、新型耐磨、耐火材料;對干法窯燃燒器的研究等等?v觀整個工作經歷,粉磨方面,他組織參與了從2.6、3.0、3.2、3.8到4.2米磨機和輥壓機的試產、生產的全過程;熱工方面,他組織參與了從日產600、1000、2000噸直至5000噸干法預熱器窯的試產、生產的全過程;產品質量,他組織參與了不同水泥品種的技術攻關;這些項目以相互引發的方式交匯在一起,以彼此相互感應的關系得以展現,而如夜空中閃爍明滅的煙花焰火,綻放在徐漢龍的人生道路上,他所有的情懷,都融入這些清晰可見、歷歷可數的故事中了。

此外,他撰寫技術論文四十余篇,其中二十多篇在國家級技術刊物發表!丁3.3×13米水泥聯合粉磨系統不同設備配置的效果分析》獲優秀論文一等獎。

1989年陳允湛、王春發、徐漢龍等撰寫的《FM新型水泥助磨劑研究》,獲陜西省建材局科技進步3等獎。

1989年12月徐漢龍、宋澤沛等撰寫的《帶環型彎頭的多筒泠卻機》,獲陜西省建材局科技進步獎1等獎。

1995年元月,徐漢龍、陳允湛等撰寫的《G級中抗硫油井水泥》,獲陜西省科學技術進步三等獎。

1996年王君偉、徐漢龍等主編《耀縣水泥廠工藝手冊》共30多萬字,獲國家建材行業軟科學研究成果2等獎。

(四)

完整的人生應有三感:榮譽感、責任感、使命感。

自1963年來到耀縣水泥廠,除1978到1980年在陜西二水搞了兩年熱工標定外,至1996年退休,徐漢龍在耀縣廠工作了33年。退休的那一夜,他夢見了故去多年的一位老同學。老同學問:當初報效西北的熱血尚溫否?他答:至今未悔。老同學:是血未冷,還是順其自然了?他反問:有什么不一樣嗎?難道不是都在這片黃土地上嗎?老同學:非也,一個是主動性,一個是被動性。他霍然一驚,醒了。他不斷地問自己:我還有那份初心,那份激情嗎?老同學最后的話他還記得:我是故作矯情,開個玩笑。平平淡淡才是真,激情當然不會永駐,但播灑下的心血足慰你心,你盡力了!

回顧一生,徐漢龍說:“我總認為,人生是為吃苦而來,不是為享福;社會發展必須要有科技進步,否則就會停滯不前,所以我們必須實干,吹牛不行,實干就要吃苦!边@是符合現實國情的人生邏輯。荷蘭作家弗雷德里克•凡•伊登說過:人的一生,兩件事最為重要——保持天性和經歷磨難。在這條路上,我們皆是行人,目標在前,步履不停。

個人簡歷

1958年9月~1963年7月 浙江大學學習,歷任班長、團支部書記,評為五好學生;

1963年7月~1978年5月 耀縣水泥廠制成車間技術員;

1978年5月~1980年5月 陜西省第二水泥廠籌建處;

1980年5月~1996年8月 歷任耀縣水泥廠助理工程師、工程師,化驗室副主任,技術科副科長、科長,副總工程師、總工程師,廠技協主任、廠職稱改革領導小組副組長等。

社會職務

中國水泥協會第二、三屆理事

新型干法水泥協會常務理事

陜西省第一屆水泥協會常務副理事長

陜西省建材系統工程系列高級職稱評委

陜西省科學技術進步獎評委

耀縣政協第一、二屆常委

此文刊登在2019年《中國水泥》第十二期《水泥人生》專欄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企業微信號:ys6231212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信息中心運維  西安一點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技術支持
陜ICP備11005503號
休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